阿漓er

朝着不可见的黑暗坠落。

百合写手,随缘更新,五百年一篇文系列,周弧。

漆黑监狱大门锈迹斑斑掺杂腐朽声音
也许远方传来细密鼓点似是繁杂乐符
黑夜里不断哀鸣哭泣奢求救赎的光明
喉咙沙哑快要窒息也不能停止的抽泣
罪证明确或无辜的人在等候最后处刑
无罪与有罪皆是利益熏陶的不变结果
追与逃的游戏 活下去就是根本
机器发出轰鸣 绞刑架带走生命
存有秘密的存折 沾染火焰焦灼
听见了吗?听见了吗?是脚步的声音。
它来了吗?它来了吗?紧张无法平息。
心跳加速,游戏开始!

以上群宣。谁抄上谁。
给傻屌群写群宣写的我脑阔痛

—正题—
占tag致歉
刚刚的宣因为群里清人删了um
您好这里是不正经第五对话向群,具体见p3
我们这个群是小号玩的,你开个小号假装这是人物的号然后把空间和签名全部一致就ok。对话体那样
不允许重皮!我指的是角色,也就是不可能出现不同皮肤同一个角色这种。所以不要问什么某某皮肤被占了吗我可以皮xx幼体吗黑化可以吗。通通打死。
已有皮见p2
允许跟宠。
道具拟人麻烦写人设。
cp向园医/殓画/鹿幸/蛛机/裘前/蝶盲/黄冒/欺诈组/狗猫(巡视者x胡子先生),注意避雷,一部分不打tag了。最近长弧的人多,cp向可能不是很明显,见谅。
有的时候我们群里会连麦/开黑/赌骰/kg/群戏。不要被玛尔塔罚不然你可能就死定了。
还有什么疑问请加群249041904(不要在意名字和头像)或者加我2193760659问。
群里最近开学长弧比较冷清,但是周末挺热闹的。

大概没有乐

—某些破事—
群里小白吃白黑这样。请来的小黑最好也吃白黑哦?
薇拉皮下吃祭香x

我们这个群是杰克杀手(。)杰克请最好别弧太长也别痴汉杰最好也不是白(。)
我个人婉拒奶里奶气的奈布。

没有乐。

飞鸟。

对不起,我写的什么垃圾。
ooc严重,想正经正经不起来,剧情世界观成迷,别带脑子看。
永远不知道事情下一步怎么发展。

艾米丽最近时常能在窗边看见一只白鸟。

第一次见到它时,它轻轻敲着玻璃惹这位小姐走过来,她打开窗户之后那鸟儿也不逃走,只是绕着她绕着圈子。艾米丽不知道那鸟是什么品种,只觉得白鸟很像她之前认识的一个人,它的眼睛像是那个女孩一般,纯粹的绿色。

那个女孩?

艾米丽又开始头痛了,这可不是经常会有的,像是在阻挡她的回忆一样。

那只鸟儿经常在下午茶的时候出现,带着一朵小雏菊,或是其他什么芬芳的花儿。花瓣沾染了阳光的温度。艾米丽倒掉面前已经冰冷的茶水,把那花儿插进了花瓶里。那朵花很快就枯萎了,艾米丽舍不得扔掉,只好把那朵花埋在了花园里。她记得不知道是哪天,她也是这样,把什么东西埋在了泥土里。

不知道她在那里睡的怎么样?

艾米丽愣了一下,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有时候它伴着晨曦与朝阳飞来,唤醒了仍在沉睡中的艾米丽。艾米丽习惯性的想揉揉身边人的头,然后她停住了,呆愣着拼命回忆起自己哪里来的这个习惯。鸟儿柔软的羽毛蹭到了她的手。艾米丽回过神来,放下手。

她做了个梦。梦里有的是虚无。

梦醒之后她头痛了一天,埋怨化为细小碎片的记忆和陌生的感情。她看见了闪着光的星星,大火烧过的痕迹。她看见那个似是陌生似是熟悉的女孩对她伸出手,笑容可以与朝霞媲美。

艾米丽出了一身冷汗,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那鸟儿还会来吗。

它又出现在窗台上,衔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用小爪子扒拉尘土,不安的看着她。

艾米丽对她表示感谢,并把玫瑰插进花瓶里。她玩弄着手感良好的羽毛,感觉自己安心了下来。

小鸟儿来到时间一天比一天少,艾米丽很疑惑。但是当它来到时,她依旧是抚摸着鸟儿的羽毛,接过它递来的花朵。

头脑中的火焰被短暂性的熄灭了。但是艾米丽觉得它随时会烧起来。

艾米丽觉得自己的头痛病越来越严重了。

她自己就是个医生,但是她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而导致的。似乎沉入了梦魇之中,在最深处能看见一个女孩。

女孩?

艾米丽猛然惊醒,冷汗浸湿了她的发丝。

她发了疯似得寻找那只鸟儿,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那鸟儿在她面前化为无数的光点,与火烧一样的云霞融为一体。恍惚间她透过光点看见那个孩子对她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一如她们初见那般。

她的眼角湿润了,手向前伸去,却扑了个空。


“ 她给我挽回的机会,我却没有抓住。现在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

闭眼写文,意识产物

我不是你们的写糖的小甜甜了我要做一个大猪蹄子刀子写手buni


我用颤抖的手写下这行文字。


我的天使,艾米莉,现在躺在血泊之中。她刚刚还没死透,哆嗦着恐惧着什么,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我从她的药品中摸出一片毒药喂给她,她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我很清楚是我杀了她。无论是手上和园艺剪刀上的血迹,还是刚刚无比真实的触感,都在提醒着我这并非梦境。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合上她瞪的大大的双眼,又极其冷静的把尸体搬到我养的花儿下面埋好,处理干净血迹。装作一切没有发生过,一切都还是那样。


明天?明天又会怎么样呢,会有人发现吗?


不管怎么样,我目前一点也不需要担心她离开我,她会永远陪着我的。我做错了吗?没有吧。我只是想让她和我在一起。她在最爱我的时候死掉了,那么她对我的爱,会不会像她的时间凝固了一样,永远保持在这个巅峰呢?


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了。


晚安,我的爱人。


晚安。


你可以理解成美丽童话paro

cp见tag.
写点sd东西.
ooc预警.
私设成山.

艾米丽压低了帽檐,深色的女巫帽将她的神情衬的阴暗至极。她紧盯着来到她小屋的那位不速之客,后者却只是“温和”的笑笑。

“…你找我有事吗,杰克?大名鼎鼎的伯爵来到我这个简陋的木屋中,肯定没什么好事吧。”

“您误会了,艾米丽小姐。”

被点名的那个男人笑容抖都没抖,但他的眼睛里藏着的同样是对对方的敌意。两人都以狩猎者的姿态面对着对方却不出手试图维持诡异的平衡。

“我记得,林中的女巫小姐是有打出‘等价交换’这个牌子的——我今天只不过和那些贪婪的人一样,是来找你许一个愿望。”

艾米丽看起来都快要笑出声了,愿望?杰克需要找女巫许愿吗?但是她还是极其有耐心——从面前这人坑点东西还是很困难的,这是少有的机会。

“我要奈布·萨贝达的全部资料。”

女巫小姐吃了一惊。杰克到还淡定,甚至平静到极点。
艾米丽做梦都不会想到伯爵要的是这点东西,也不知道他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她开始有点好奇了。直到杰克用修剪圆润的指甲敲击深色木质的桌子,女巫小姐才回过神来。

“那个雇佣兵?你要他的资料做什…”

话还没说完,艾米丽忽然愣住了,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意识到杰克这次到底是发了什么疯。她甚至想好好嘲笑一下眼前这位伯爵先生。

“唔…这样吗?我明白了。那我的交换条件是那样东西…你知道的。”

“真是麻烦…”杰克皱了皱眉,“那东西要取得挺难的,还对你一点用途都没有,只能给你的那个小公主——是叫做艾玛吧——当个玩具玩了。”

“等价交换嘛。”艾米丽搅拌眼前已经变得冰冷的茶水,笑吟吟的看着杰克,“那孩子对你来说也只是个玩具不是吗?”

“成交。”

——
什么sd.
话说其实除了艾米丽的身份我都没想(。)
有没有人来给我提个建议?
可能会有后续.

园医/friendship.

艾米丽第一人称视角.

我时常会看见那孩子递过来的一个眼神,或是她手中被汗水浸湿的纸条与娇嫩花朵。那其中暗藏的情感我怎会不知…那孩子刻意的隐瞒根本不起作用。

但我只能假装没看见。我无法战胜自己的心理。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在“朋友”这条线止步不前,那很痛苦。我无法回应她的期许——我只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有出现,我们还是朋友,只是朋友。

等到她厌了,感到无趣了,她或许会把字条和花朵烧的一干二净。等她眼神里不在有对我的爱恋,她或许会找到另一个能回应她的感情的人。而我,依旧是她最好的朋友。

这样很好。

艾玛·伍兹坐在二楼边上,下面是薄薄的轻浮雾气,带有一定的不真实感。水珠黏在她的小腿把她的思想往混沌的方向扯去。空气是静止的,浮动着尘埃。庄园的夜晚阴森,那一点点微弱的光虚假又甜腻,带给人廉价而又不切实际的幻想。庄园主假惺惺的许诺给他们的东西最后变成了一场轮回。

监管者离得还远,反而是她自己无任何行为招来了融入夜色的漆黑乌鸦,黑色飞鸟把她团团围住,嘲笑着她天真幼稚的想法。艾玛厌恶的去驱散它们,却只换来的更大声的噪音。

她不可抑制的想象,解脱究竟是件多么美妙的事。

对不起我只会写这些了

她有好看的眼睛。艾玛·伍兹那么想着。
艾玛正在宽敞大厅喝一杯加糖果汁,带着一种虚假而不切实际的甜腻感,但艾玛的注意力全然不在饮料上。水晶吊灯反射着柔和的光芒,像她眼睛的颜色。
那位年轻医生端起高脚杯摇晃,艾玛不知道那是什么液体,但这把小姐的举动衬得优雅至极。柔和光线为医生的柔软棕发镀上金边,吸引着周围人的眼神。
她忽然就很想知道,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

随便瞎写

我不止一次的在梦中为她感到惋惜。

翅羽被扯下,佯装的精致高雅被打碎,无法飞翔而轻飘飘的从高处坠落。她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葬礼。所有感到自豪的东西全部丢失,只有壳子里那个丑陋的自己。

没有人悲伤。

因为她只是一只蝴蝶罢了。

随手涂的监管者艾米丽.
文手画画惨案.
尽管和艾玛没有任何关系但还是私心园医

随便瞎写。

满腔月色伴着悠扬舞曲传递。
艾米丽坐在小阁楼的秋千椅上享受着久违的,从小窗户透过来的月光,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明朗的天气了。她的手臂伸向半空,雪白的如同天鹅的脖颈,高傲的抬起头望向远方。艾米丽饶有兴趣的打量自己修剪圆润的指甲与旁边几盆艾玛种的花。
——直到皮鞋将木地板跺的咚咚响。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艾玛盯着她的眼睛,艾米丽收回手臂,回以微笑。“你睡不着吗?”艾玛坐在她的身边拉起她的手,用带着茧子的手细细描绘医生好看的手的轮廓,“我也睡不着。”艾玛没有等艾米丽的回话自顾自的接着说。
“…今天的月亮真美。”艾米丽答非所问,她年轻的恋人叹了口气,扭头看着她的眉眼。
“你困吗?我们接着睡吧。”
“就在这儿?”
“就在这儿。”

【我的天哪我在写点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我最初想的东西但是既然写出来了那emmmm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