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漓er

艾玛·伍兹坐在二楼边上,下面是薄薄的轻浮雾气,带有一定的不真实感。水珠黏在她的小腿把她的思想往混沌的方向扯去。空气是静止的,浮动着尘埃。庄园的夜晚阴森,那一点点微弱的光虚假又甜腻,带给人廉价而又不切实际的幻想。庄园主假惺惺的许诺给他们的东西最后变成了一场轮回。

监管者离得还远,反而是她自己无任何行为招来了融入夜色的漆黑乌鸦,黑色飞鸟把她团团围住,嘲笑着她天真幼稚的想法。艾玛厌恶的去驱散它们,却只换来的更大声的噪音。

她不可抑制的想象,解脱究竟是件多么美妙的事。

对不起我只会写这些了

她有好看的眼睛。艾玛·伍兹那么想着。
艾玛正在宽敞大厅喝一杯加糖果汁,带着一种虚假而不切实际的甜腻感,但艾玛的注意力全然不在饮料上。水晶吊灯反射着柔和的光芒,像她眼睛的颜色。
那位年轻医生端起高脚杯摇晃,艾玛不知道那是什么液体,但这把小姐的举动衬得优雅至极。柔和光线为医生的柔软棕发镀上金边,吸引着周围人的眼神。
她忽然就很想知道,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

随便瞎写

我不止一次的在梦中为她感到惋惜。

翅羽被扯下,佯装的精致高雅被打碎,无法飞翔而轻飘飘的从高处坠落。她甚至没有一个完整的葬礼。所有感到自豪的东西全部丢失,只有壳子里那个丑陋的自己。

没有人悲伤。

因为她只是一只蝴蝶罢了。

我不是很懂这些人.jpg
p8一点点鹿幸注意
不知道群里的小朋友让不让我发不让的话记得告诉我一下.

随手涂的监管者艾米丽.
文手画画惨案.
尽管和艾玛没有任何关系但还是私心园医

随便瞎写。

满腔月色伴着悠扬舞曲传递。
艾米丽坐在小阁楼的秋千椅上享受着久违的,从小窗户透过来的月光,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明朗的天气了。她的手臂伸向半空,雪白的如同天鹅的脖颈,高傲的抬起头望向远方。艾米丽饶有兴趣的打量自己修剪圆润的指甲与旁边几盆艾玛种的花。
——直到皮鞋将木地板跺的咚咚响。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艾玛盯着她的眼睛,艾米丽收回手臂,回以微笑。“你睡不着吗?”艾玛坐在她的身边拉起她的手,用带着茧子的手细细描绘医生好看的手的轮廓,“我也睡不着。”艾玛没有等艾米丽的回话自顾自的接着说。
“…今天的月亮真美。”艾米丽答非所问,她年轻的恋人叹了口气,扭头看着她的眉眼。
“你困吗?我们接着睡吧。”
“就在这儿?”
“就在这儿。”

【我的天哪我在写点什么玩意儿这不是我最初想的东西但是既然写出来了那emmmm发吧。】

[人类组]酷暑.

 @Kailon  k哥你的快递.

是k哥的不良少女cf嘻嘻嘻.

回来我要表演一下什么叫不会对戏的文手不是好画手.

百合欧欧西不良逃课短注意.

电脑打字太难受了



frisk踢走了地上一块被灼热阳光晒的发烫的小石子。热浪顺着地面缠住她的小腿使她没由来的拥有一种窒息感。今天真是热,不透气的校服外套闷的像个大蒸炉,脱掉的话手臂就会被晒伤蜕皮成为红艳艳的丑陋颜色。可乐里的冰块还在顽强抵抗温度,发出的稀薄冷气迅速被撕裂吞噬。纸杯被手上汗液模糊上面印刷字迹。frisk一手端着加冰的饮料另一只手拉开校服拉链透气,汗珠已经浸湿短袖条纹衫。回家该好好洗洗,她无意识的想些东西。

frisk甚至开始希望回到教室。虽然教室里的空调跟废品一样但至少可以有点凉气。不像这儿被烤的扭曲发烫的马路,空气切一块甚至可以烤肉。她看向一边带她逃课的罪魁祸首。

chara选择性无视了frisk的目光。frisk十分佩服她居然能坐在灼热的台阶上。chara不停用手扇着风,汗水顺着她修长的脖颈滑下反射阳光知道落入衣服中。frisk忍不住打破了该死的沉默。

“你最好说清楚,约我逃课就是为了请我喝可乐?”

frisk试图表示自己的不满。饮料最后一口被她自己慢慢的喝下。冰块已经化完了,无二氧化碳的可乐喝起来令人难以忍受,frisk干咳几声才压下了不适。chara感到有些好笑。“不然呢?”她摆弄一片枯黄发脆的树叶,刺啦

一下子把它撕成两半。“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钱,亲爱的。”


frisk无视那个称呼,歪着脑袋想了想。


“我请你吧。去一家有空调的店,不然要热死啦。”


“哪个人约会是让女朋友付钱啊。”

应该是园医/escape.

不正经速打。

艾米丽第一人称视角


刚刚还微笑着喊我名字的太阳一般的小姑娘,如今鲜血淋漓的躺在那里。

我捂住嘴一味的后退,对这场面感到极度的恶心与恐惧。预警心跳跳个不停。本能驱使我离开这里。她却发出了声音。

艾米丽,我的天使,救救我…!

监管者露出狰狞的微笑出现在我的不远处。我不再犹豫,用我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远离那女孩。

心跳逐渐慢下来,我知道我安全了,成功逃脱了,可以不那么心惊胆战了。

但是我听到了她的惨叫。

我知道,从我下定决心不去救她时,我就不可能逃得掉了。再也不会了。

作死挑战/占tag致歉

你们好我君染漓就是皮。断腿。
这条热度过三十我码中长篇清水abo对清水的abo。cf向百合。
虽然我周弧可能会拖。
但是老子今天就皮。
好的想要什么世界观性别信息素组合等设定评论说。皮完我就跑。

「人类组」温馨三十题 1—5

百合百合百合。
ooc严重。
写个这个我要死了。
猹攻福受向。

0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很遗憾。我只有一杯可乐的钱了。”
chara耸了耸肩,并没有对明明是自己邀请的对方却没有带钱表示一点歉意。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人想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
“啊…。那就。一杯吧?”
frisk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表情。手指因为不明所以的不安而微微虚握住衣服下摆。chara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但是还是向柜台后面的人要了一杯可乐。
“唔。不过请给我们两只吸管。”
frisk紧接着来了一句,她知道如果不这样chara会直接把大热天唯一的饮料让给自己。chara依旧没有说话,但是上扬的嘴角暴露出她此刻良好的心情。
“我没钱了。不如我请你逛免费公园?”
“唔。听你的。”

02.睡着的猫和她。
frisk有睡午觉的习惯,chara觉得自从frisk和她在一起后更加嗜睡。每当这个时候她们一起养的猫儿也会跳进frisk的怀中,chara因为这一点还吃过不少醋。但是frisk和猫儿一起睡觉的场面…
好像也挺可爱的。
frisk的头发被从浅绿色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的阳光镀上一层柔和的金色。chara轻柔的撩起一缕,温柔的不像她自己。
继续睡吧。

03.迟到五分钟。
chara其实挺生气的,真的。
无论是咖啡店内舒缓的音乐还是恰到好处的装饰都无法缓解她目前易燃易爆的脾气。
“你迟到了。而你一向守时。”
她眯着眼瞧着坐在自己对面,由于不安而用手指轻轻绞着衣服下摆的人。frisk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是她认为自己并没有错。两人因为这一点而僵持沉默。服务员小姐悄悄的看着着俩姑娘之间明显不对头的气氛,正想着如何劝解。
“算了。”
chara先开的口。她有点别扭,因为她很少会服软与道歉。她按照一定的节奏轻轻敲打桌面。
“你要吃什么?这次我带钱了。”

0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闭眼。”
chara一如既往地干脆,不像是朝着对方提要求而更像是军官在战场上提的不容置疑的命令,没有沾染上刻意的劣质色彩。frisk愣了一下,选择服从了我们小军官的命令。chara满意极了,这种服从在精神上能给予她极大的满足感与征服感。frisk很乖,闭着眼睛站在那里等待着,失去了视觉并不让她感受到未知的恐惧。
乖孩子就应该有奖励。
chara撩起frisk的刘海在她的额头上点一个蜻蜓点水一样的吻。这可能让小姑娘有些慌张了,她猛然睁开眼后退几步。
chara抹了抹嘴角。
感觉不错。

0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我觉得绿色很好看。”
frisk拿着折了几折的床单对着chara比划,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买给自己恋人做衣服的布料。chara有点不习惯,扯下对方手中的东西扔回那一堆上面。
“还是蓝色吧。”
蓝色容易让chara想到frisk那件条纹衫,还有目前正在反驳自己的审美的恋人。拜托你身上的就是蓝色的衣物好吗。
chara没兴趣和对方吵闹,她直接捂住了frisk的嘴。有点像是蠢极了的花栗鼠——她摆弄一下frisk的头发。
“这两条我们都要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