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咕咕不咕咕

朝着不可见的黑暗坠落。


百合写手
随缘更新,五百年一篇文系列,是美丽善良的咕咕咕。
脑子里五百把刀。
周弧。

又是存梗梗梗梗梗梗。

大概都是刀注意。


有的(应该)包括意识流指神指(根本看不出来好吗)


包含大量瞎想瞎写意识流,能接受的话请↓


“他的脸被紫色的晶体覆盖,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也终究没能等来他的回答。”


“那么便笑出来吧,面对你所盼望的世界,究竟是谁未曾得到所谓的幸福?”


“试着拯救这世界会觉得很辛苦吧,不然下定决心全部忘记好了。”


“不管怎么样也好,总是会忘记的吧,那么曾与伙伴们的羁绊与欢笑,不都是没有意义的事吗?”


“被卷入剧目的生命,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背弃神明。”


瞎编注意。(可能是)黑化注意。↓


“咦,你想听听穆雅的世界吗?”

“不,很可怕的…你真的要继续吗?”

“那好吧…”

“我能看见乱七八糟的木偶肢体散落一地,玻璃眼珠盛在深红色的碗里。乌鸦拥有的是红色的眼睛,翅膀地下却是惨白的颜色。还有兔子先生的头被红桃的扑克牌切下来,掉进巨大的汤锅里。满嘴胡话的疯帽子和三月兔开着永无止境的茶会,停留在永远的下午六点整。”

“啊,还有你,现在正在握着一把刀子,准备随时捅进我的身体…?不过他们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是幻觉,那么这个也一定是假的吧。”

“唉…?你怎么走了?”


轻轻。

想问问有没有人组队搞鸭。

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具体了(:3▓▒

笼中鸟小姐(我家孩子)传送门↓

http://alier220.lofter.com/post/1f239443_12d09fded


【图书馆大战第二季】笼中鸟.

【姓名】伊芙洛拉·卡芙林(Evelola·Cageling)


注:cageling就是笼中鸟的意思.


【性别】女性


【职业】祈祷者,治疗师


【世界观背景】西幻,有大量人们习以为常的异常与非人类种族存在。人们怀着溢出胸膛的虔诚参拜教堂里的神像,但教堂的阴暗角落同时隐藏着与光明不容的东西。达官贵族向周围来宾问好举杯,在阴暗的小巷里污秽和血迹随处可见——事情毕竟都有两面性。


(归纳一下就是西幻王国,明面上看上去都很光鲜亮丽,但是背后藏的是污秽和利益这样。并且有教会的存在,而且教会很有权威。)


天地间是否有神的存在,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简单外貌描述】白色长发微卷,平日里虽然散开但梳理整齐,刘海有些长,但她本人好像并不在意或是想要去修理,重要时刻会用卡子别在两侧。眼睛是浅浅的蓝灰色,睫毛很长。肤色呈现不正常的苍白,比起其他人更加瘦弱,身高1.55m。总是穿着一身黑色袍子,有时候会带上鸦嘴的面具。颈上带着十字架黑色锁骨链。


【特殊能力】用歌声治疗他人,当然不止是简单的精神疗伤,还可以治愈肉体的伤痛。但是普通的歌声并不会治疗肉体伤痛,只有伊芙有意识的向歌声输送精神力,才会有治疗效果,一般伊芙唱歌只能起到精神平静的作用。听到治疗歌声的人不仅心情会变得平静,而且也会治愈伤口。唱的越好听,治疗的效果越强。只要伊芙向歌声,治疗效果就不会中断(除非你重伤还没等治愈完你就死了)。精神力耗尽之后,伊芙会陷入沉睡,直到精神力恢复到能供自己清醒。


(是奶妈呢,笼中鸟小姐。)


【简单的角色故事】(很水)


“你还能记得自己是谁吗?”


面前穿着白金配色神官服装的人坐在椅子上,拿着黑色封皮的本子。我能看见他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却完全看不懂那潦草的字体——况且还是倒过来的,因为视角的缘故,还只能看见一点点不完全的字。


“不记得了,先生。”


我只好那么回答。毕竟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醒来就在教堂里,面前站着这个人。


“你的父母?家庭?”


“我不知道,先生。”


“好吧,好吧。那么——你愿意留在教会吗?教会可以收养你。那么你需要一个名字。就叫伊芙洛拉·卡芙林?”


“好的。”


“那么,你以后就是教会的人了。你以后就叫我神父…怎么样,伊芙?”


“我明白了,神父。”



“早安,神父。”


“早上好,伊芙。”


“今天的治疗…完成了吗?”


我没有回答,我不喜欢治疗他人的感觉——不是心理上的痛苦,而是生理上,从清醒逐渐变得昏昏沉沉,最后撑不下去了而睡着,醒来后便是第二天。


“伊芙?”


神父在叫我。他脸上带着的是柔和的微笑,不明确到仿佛不存在的,微笑。虚假的微笑。


“我这就去。”


我以前试图表现


神父是对我好的——我坚定不移的相信这这点。他收留了我,供我吃穿。即使他们怎么议论纷纷,神父都是关心我的。


我以此为信仰。



神父死了。


火灾,大火席卷了教堂。


教堂里的人几乎都死掉了,一个人都不剩。


我因此得知神父的骗局,他利用我治疗那些人,因此得以赚取很多的钱。


他们把我救了出来,告诉我,我自由了。他们挽救了我的生命,却将我的信仰泯灭。


鸟儿在笼子中关了太久,已经忘却了如何飞翔。它逃出了笼子,却将自己的精神禁锢。


“…啊。今天的太阳有些刺眼呢。”


就算神明也无济于事了吧。


————

真的。真的。太水了。

因为不想写而烂尾呢。


存一下梗,占tag致歉。

打个游戏哭死我,脑洞来源于大致了解和自己打过的周目。

不带新篇章玩。

“他们奉你为救世主,你又给他们带来了什么呢?”

“是你促进一次次轮回循环往复,还深陷入命运阶梯无法逃脱。”

“你为什么要出现呢。”

“你导致了轮回,永远无法逃脱的轮回。你改变了他们原本的幸福轨迹。”

“许下无法实现的诺言,聆听无法改变的过去,你所做的一切,只能给箱庭的拥有者带来一丝愉悦罢了。”

“为神效忠的棋子,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吧。”

“毫无价值的努力,毫无意义的牺牲。”

“这就是你想要的未来?”

“无法逃离的无尽轮回,人类所认知的‘末日’或许只是神的消遣所为。”

“亲爱的,你终究还是无法改变‘棋盘’。”

“世界是个周而复始的圆:为开始而结束,为生命而死亡。”

“他们的过去你无力改变,他们的未来你无权参与。”

如果我写bl会掉粉吗(突然


【园医】梦境与爱丽丝/上

·包含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某些设定。以及部分人物出没


·梦境现实双线流


·爱丽丝角色私设美化拟人疯疯癫癫注意


·双倍的ooc


艾玛·伍兹最近一直在做一个重复的梦境。如图一个棋盘上永远不会改变的局,乱七八糟交错着棋子。


无数的门扉布满了走廊的墙壁,或铁质或木质,做工精良,刻着复杂的花纹。艾玛曾经很有耐心的一个一个试着打开,结果是都上了锁的,没有钥匙就不能打开的封闭通道。门都很坚硬,硬生生破是破不开的。


尽管门很多,但艾玛的目光却总会被走廊尽头的小金门吸引,门不大,仅仅够一个人弯腰进入。艾玛总会觉得这条走廊,这个没有结局的梦是为了这个门后面的东西而设立的——其他的门可能都只是摆设,为了衬托出它的特别之处。走廊里还有一张小玻璃桌,再无其他。


当然啦,桌子上的东西还是会变化,不然即使是艾玛也会感到无趣。有一次是一块小蛋糕,上面用大写的英文花体字母写着“eat me”。艾玛没有去吃,她总觉得不太对劲…反正还没等她下定决心,那次的梦就醒了。还有很多东西出现在小玻璃桌上。


比如空的橘子酱罐头。


“空的有什么用啊…”艾玛嘟囔着,把罐头抛向空中,等它落地时,一脚踹飞了它。铁皮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梦境就结束了。


她离门后的世界最近的一次,是在桌子上出现了一次小金钥匙的时候。


她抓起玻璃桌上的小金钥匙,噔噔蹬的跑向那扇门,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没等她把钥匙插进锁孔,梦境就随之崩离瓦解,让她从梦境中落到了泥泞现实之中。


——


艾米丽注意到,艾玛最近精神状态不怎么样。医者的本能让她注意到艾玛眼下的乌青,和游戏时的心不在焉。


“发生了什么吗?”艾米丽多多少少带了点关切的神情,艾玛吓到炸了个机:“不不不,什么也没有发生。大概。”艾玛含糊其辞的略过这个话题。


艾玛避开艾米丽关切的眼神,十分笨拙的敲打起来电机按键,表面总是表面,她的脑海里总是充斥着那段梦境。


“好好睡吧。”艾米丽摸了摸艾玛的头,“下一场游戏,要加油。”


——


艾玛又做梦了。


这次十分神奇的,梦里出现了人。至少可以说,是个生物。


长着兔子耳朵的白发少年安安静静的坐在小玻璃桌旁边的玻璃椅子上,手里摆弄着一块不会走的秒表。


“啊,早上——不对。晚上好啊,爱丽丝。”爱丽丝,谁?威廉??艾玛愣了几秒钟,“不对,我不是…”“嘘。”那少年带着笑意打断了她,“爱丽丝是一个象征而已。在自己创造的仙境里,你就是‘爱丽丝’。”少年低头看了一眼怀表,“现在是一个好时间,六点是下午茶的时间…等等。”艾玛眼尖的看见,不会走的怀表上显示的时间是四点二十九分,少年飞快的把时间调到了六点,重新露出乖巧而又灿烂的笑容,“这下好啦。六点是下午茶的时间。距离离开仙境还有很长时间呢。”…什么东西。艾玛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可以说是疯疯癫癫的人。


“请问!莱利先......不,兔子先生,我现在是在哪里?”艾玛感觉身上的裙子异常不适,不得不用手提起过于繁重的裙摆。什么时候有的裙子?艾玛无暇细想,眼前长着兔耳的少年带着笑颜,就像清泉的波纹,温和的神色完全没有变:“这里,即为你的仙境。”


梦境随之崩离瓦解。


——


好烦。


梦境中出现的人并不能解除她的困惑,反倒让她进入了另一个疑问当中。为什么会这样呢。


仔细想想,这是梦境中第一次出现可以交谈的生物,姑且称为智慧生物的东西吧。以前桌上(或者旁边)的东西,全部都是像空橘子罐头这样的物品。这些在告诉她什么呢。


与往常不一样的棋盘上那一点点变化,来源于——


“艾米丽。”



烂尾系列。


后续可能会有疯帽匠和柴郡猫出场!(除去爱丽丝我最喜欢的三个人物嘻嘻嘻)


接下来就不知道怎么写了,咕咕咕咕咕咕咕。


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上一篇没有显示在tag里

*OOC

*ooc

*Ooc

*oOc

*ooC

※第五人格园医园向二次设定设定。

※园丁x医生x园丁注意。请勿踩雷。

※设定开放授权。求求各位大佬们写写这个呜呜呜呜呜哭了

文手:  @酥being    @阿漓er  (我)
画手:  @Kailon

是新设定!x

精灵组

种药人x采药人

种药人:

·面对危险时会格外冷静

·善良,诚实,不能忍受背叛。

·能够忍受艰苦的劳作

·孤儿,戏称自己是“被不归林养大的孩子”,依靠着在林子肥沃的土地上种草药谋生,同时被不归林禁锢。

·稍微有一点迷信。(和返生/圣杯侍女不同。例:她认为喜鹊喝太多水会变成乌鸦)

·因为与外界隔阂所以对人类没有太大的感情波动,就像是林中的小动物一样,单纯对人类的恐惧感。

·不会哭不会笑的傻孩子。笑容仅仅是眼睛里转瞬而逝的火花。

·仅仅对动物们保留一份单纯的感情,就像是对同类一样。

采药人:

·理智且沉着,却很喜欢比较冒险的生活

·懂得自己需要什么,不会贪心的掠夺更多

·不归林的常客,很少见的不会被赶出去的人之一。

·喜欢稀有或者闪亮的东西,拥有对不同品种草药的收集癖。

·与炽天使比较聊的来

·迷信+1(比如认为有神明的存在)

·养过宠物,在宠物走失之后却再也不想接近类似的小动物。不轻易将感情投入到生命上。讨厌自己所爱的生命离去。

新皮肤设定正在码,应该是罗刹绯春x无霜之寒以及森之华x无明之晨(邪教注意)。
童话组《我所盼望的》那篇文可能会延伸成亚种们的“我所”系列。
反正就是值得期待的一系列事情了。
欢迎为园医亚种提供美丽脑洞。

【园医亚种/童话组】我所盼望的

混更。

内容和标题一点关系都没有。

圣杯侍女x返生

二设园医皮肤向亚种,包含大量ooc和私设,以及园医仇敌向,黑化,双医亲情向等。雷者自避。

我编了好多。

设定翻tag,欢迎产粮。


夕阳的颜色是橙红色,颜料一样泼洒般的涌过来,又用小刷子镀上一层柔和光辉。


不过也就停在这一刻了。


返生凝视着被暮光切成几块的空气,在这样的前提下,能清楚的看见空气中浮动的尘埃,跟随着时间一起静止不动了。


整个区域如图从现实中剥离开来,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返生意识到,这座夕阳下的城市变成了禁锢她的囚牢。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不知道。”


时间的流逝是世界变化中最绮丽的。返生一直那么认为。时间永远只会向着一个方向流逝,死去的生命是不会返回的。


但是她第一次见到了时间的不堪一击——这可能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时间已经停止了。她无能为力,时间也无能为力。


她突然想起了不知道是谁给她说的一段话,包含了悬浮在半空中的梦境和没有结局的故事。她也曾对人哽咽着说这不是她想要的结局。


“…赎命。”


她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拔腿冲向不为人知的角落。


她看到了自己。


像现在的自己一样,泪水大颗大颗的滚落——虽然时间被静止了,但是她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天她自己的样子。包括那边躺在病床上,却仍旧带着微笑的人。


赎命。


她临死前的一刻,被以这种恶趣味的方式定格下来。这让返生瞬间明白了这一切的源头。


“圣杯侍女。”返生透过窗户死死的盯着她自己和她的妹妹。“出来,我知道你能听见。也知道这是你干的。”半空中的一道空气扭曲,被刷上大块的颜色,最终形成了一个人。


“啊啦——”圣杯侍女带着戏谑的口吻出现在空中。落日为她的睫毛渡上金边,却显得她本人更为阴暗。“这是你的空间。你已经知道了那么多吗。”是陈述句。返生已经在情绪崩溃的边缘,但是她的语句显得极其冷静。“为什么?”


圣杯侍女愣了一下,然后开始大笑。返生皱起了眉头,向后退了一步,带着极其警惕又陌生的神情冷冷看着圣杯侍女。“这是一个小小的礼物——”圣杯侍女夸张的拖长声调,“或者说,这是一道选择题。”


“艾米丽,这是个脆弱的空间——我仅仅是把时间定格在她临死之前那一刻。”圣杯侍女漫不经心的摆弄头发,“而这个空间的时间掌控权在你手中。我是指,你随时可以让时间恢复流动…”


“然后这个空间就会崩离瓦解,对吗?”返生没等她说完。圣杯侍女的眼中有了一丝丝赞许的光芒。“艾米丽,开始你的选择。是让时间停滞在这一刻,还是恢复到没有你妹妹的生活?闭嘴。”返生刚刚想说些什么又没有声音,只是带着浓厚杀意看着圣杯侍女。她不再紧盯着圣杯侍女,而是透过玻璃看着她妹妹。她濒死的妹妹。“你想说什么,你想问我为什么?艾米丽,有人问过同样的问题,而它比你重要的多。”圣杯侍女缓缓的飘到窗子旁边,看向屋子里的两个人。“因为无聊啊。”


“让时间恢复。”返生冷不丁的开口。


“…什么?”


“我说,让时间恢复!”黑裙子的女人把声音拔高了,“闭嘴,你想问我为什么,这很烦。”但是圣杯侍女很快的从震惊中恢复回来,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后便开始放声大笑。


“我明白了。如你所愿——我的女孩。”


空间仅仅是扭曲了一下。然后时间便开始飞速的流动。返生眼睁睁看着赎命在几秒钟内不再是她,那个年轻的自己开始歇斯底里的哭喊。接着她们都与夕阳融为一体,只有圣杯侍女还在笑。


返生从梦中惊醒,才发现身上已经被冷汗浸湿,而阳光早已透过薄纱窗帘充盈了室内。


“…早上了啊。”


——

解疑答惑/小细节

一。圣杯侍女是将返生的梦境变成了一个由自己控制的空间。

二。圣杯侍女是想让返生永远的困在这个梦境里,追求得不到的东西,但事实证明两个高智商的人互相是骗不到对方的。

三。其他亚种都是互相叫艾玛和艾米丽的,圣杯侍女叫返生也是艾米丽,但是返生叫圣杯侍女就是圣杯侍女,你们注意到了吗xxx


【园医亚种】世界观/主线剧情.

·园医皮肤向亚种,包含大量私设ooc之类雷者自避。


·设定是园医园但是我只吃园医注意。


由于我个人很雷“同一个人的不同皮肤在一个世界里”,所以特地写了点什么如果是不同的平行世界那么他们的世界都是什么样子。


只写了关键词,我讨厌写世界观。


其中包括(我以后可能会写的)主线故事。大概。


(其实你在写梗吧


如果我写sd文的话他们就会相遇了不急。


有刀。我喜欢刀。


文手: @酥being  @阿漓er (我)


兰青。


下午茶。加糖咖啡。温柔的眼神。银咖啡匙搅拌时不小心碰触杯壁发出的细小声音。轻声细语与幼年孩子聊天。波西米亚的钢琴曲。窗外的玫瑰花喷吐柔软芬芳。优雅的淑女微微一笑,向着青白衣裳的医生发出邀请。


(这就是老夫老妻的力量吗bushi


海盗组。


海盗船。血液甜腥。印着骷髅的黑色船帆。狂风卷起巨浪。寂静无声的海鸥。幻想中的珍宝。对无望爱情的嘲笑。左轮手枪反射的银色光芒。如果追寻珍宝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那么我们对彼此又算是什么。


红组


红酒醇香。穿着晚礼服的美丽女士。马车。钢琴叮咚。人声鼎沸。白玫瑰。表面精致的肮脏东西。街头花店里的满天星。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打着黑伞,走过旧时的伦敦。


匠炽


天堂。双向爱恋。染上炽热颜色的天使。光辉。苦果。遥不可及。沾着露水的鲜花在手中被捏成一团。目光交汇又躲开。无尽自卑与占有欲。纸做的蝴蝶闪耀着虚假的光辉。地狱的夹缝。“只有一方伸出手,也是无法握手的。”


热恋组


爱。双重音符。偷偷把煎蛋煎成心形。与恋人啜饮同一杯奶茶。三块方糖。猫咪。方格桌布。唯有时间能见证永恒的爱恋。


热恋组刀子注意↓


盲目的爱人。浑身脏乱与伤痕。圈套。蚀骨的痕迹。自作自受。恋爱的热度一旦冷却下来,铺面而来的就是以前忽视的问题,与不断扩大的裂缝。


童话组(和赎命)


神灵。魔法。空间。作茧自缚。不曾拥有结局。教堂的阴暗角落。一刀一刀戳向痛处。无法安眠。小心翼翼吟诵着的祈祷词。神圣之物的仿制品。今天也是依旧紧紧抓住结尾不放。“我们在自相残杀的爱情中互相捆绑不断挽留。”


黄组(是现pa,我真的不会写了。)


霓虹灯。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破土而出。城市的缩影与距离被无限拉近和浓缩。对现实的不满。追求新鲜事物。有趣的孩子。装在口袋里的手枪。重获新生。人生这场戏彼此之间只是过客。


精灵组(设定还没发。是种药人x采药人。)


不归林。林间小路。柔软的小动物。林中野花喷吐芬芳。窗外的老树的叶子逐渐的由枝叉转移到长满苔藓的石砖路面,道路积累的落叶上又逐渐堆积起薄雪。星辰日暮。死亡即背叛。我对你的爱恋不容得抛弃和背叛,请与我在不归林无尽的时间里向下堕落。




期中考完了我要飘了。


亲爱的 我想象你活着
把每丝呐喊揉进故事骨骼

糖果分给你一半 能否把眼睛睁开
别让卑微的灵魂 泪水都哭干

——《亲爱的安徒生》

欢乐听歌,极限摸鱼
歌超级好听你们快去听!!
文手画画惨案。
直男拍照改不掉了。

(园医亚种种药人x采药人的设定真的有写,真的。)